中文版  |  ENGLISH
 
 
企業新聞
Enterprise News
首頁 > 新聞中心 > 企業新聞
深度調查:紅豆杉撐起大產業 明溪農民的致富路
信息來源:東南網 發布日期:2012/7/23

東南網-福建日報7月23日訊(記者 項裕興 通訊員 傅黎明 文/圖)

核心提示:地處我省西北部的明溪縣,是我國重點林區,人口和經濟總量都不大。

1995年,紅豆杉人工種植技術的突破,讓明溪縣紅豆杉產業發展成為可能。從2000年開始,明溪大力推廣人工種植紅豆杉,如今已經擁有了5萬畝國內最大的南方紅豆杉藥用種植基地,被國家林業局稱為“保護和利用瀕危植物的典范”,并開展產學研結合項目,推動成立全國紅豆杉產業龍頭企業,帶動了全縣40%的農戶參與其中,成為農民增收致富的最主要來源。

十年磨一劍。經過10余年堅持不懈地發展,紅豆杉產業讓明溪這個山區小縣、蘇區縣走出了一條特色發展之路。

余能健的紅豆杉盆景苗木生長茂盛。

一個人的鉆研和一個基地的誕生

說起明溪的紅豆杉產業,就不得不提一個人——余能健。

余能健今年75歲,在明溪這個“中國紅豆杉之鄉”,老余被尊稱為“紅豆杉之父”。1995年,他帶領課題組實現了紅豆杉人工種植技術的突破,直接推動了紅豆杉產業蓬勃發展。

晶瑩剔透的果子掛滿枝頭的時候,老余總愛在自己的紅豆杉基地徜徉,甚為陶醉。余能健的紅豆杉基地總共有6畝,就在城郊路邊。“綠化苗木種了10年,盆栽種了5年。”老余說,每畝每年300元租金,不便宜,“為什么要種?主要是給紅豆杉種植戶看,讓大家可以實地參觀、學習。”

1994年,老余擔任明溪縣政協副主席。此前,他長期擔任縣林業局、林委一把手,是全省杉木、松木育苗研究領域的專家。1993年,獲得國務院特殊津貼。

雖然身在政協,“老林業”老余總覺得有缺憾。“明溪縣是南方紅豆杉大縣,常規樹種育苗問題解決了,這一珍稀物種的人工繁育技術卻始終是個空白。”老余說,紅豆杉集藥用、綠化、特殊優質用材為一體,經濟價值極高,社會需求量大,但生長緩慢,又是國家一級珍稀保護植物,供需矛盾突出,如能實現人工繁育,意義非凡。于是,“有時間、有精力、有技術”的他,就約了幾位老同事展開研究。

最開始試驗床在農田。由于紅豆杉種子休眠期在一年以上,雜草叢生,加之蟲害、自然災害影響,發芽率偏低。后改用沙床做試驗床。僅僅兩年時間,老余就取得了人工育苗技術的重大突破。到2000年,老余全面掌握了種子休眠、苗木生長規律和綜合育苗的系列技術,解決了種子發芽率和成苗率低、病蟲防治、施肥、遮陰等一系列技術難題,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人工種植大面積推廣成為可能后,1999年,老余以政協委員的身份寫了一份關于加速建設南方紅豆杉人工種植基地的提案。老余說,縣里高度重視紅豆杉的人工種植,把它作為走出一條特色產業之路的依托。到2000年時,明溪舉全縣之力,推廣人工種植紅豆杉1萬余畝。

如今,明溪已經擁有了5萬畝國內最大的南方紅豆杉藥用種植基地,被國家林業局稱為“保護和利用瀕危植物的典范”,為紅豆杉產業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紅豆杉產業發展一片紅火,老余卻居安思危。今年6月,他又給縣里提交了建議成立“明溪紅豆杉產業研究所”的報告,“只有不斷加強技術創新、開發新產品,才能保持競爭力和產業發展后勁。”老余說。

紅豆杉果實晶瑩剔透。

一個企業的堅持和一個產業的構想

“下個月,紫杉醇二期片劑生產線將建成,這將是南方制藥的第八條生產線。”福建南方制藥公司副總經理李文建語帶自豪。

12年前,在明溪縣主要領導的構想中,大面積推廣種植紅豆杉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將打造紫杉醇加工產業鏈,最終衍生出生物及新醫藥產業,形成全國獨一無二的產業。

2001年,明溪開發紅豆杉的設想與復旦大學博士生導師陳建民教授開發的“紫杉醇清潔純化技術”對接。于是,一個山區縣與名牌大學共同扶植的產學研項目正式形成,并直接促成了產業龍頭企業——南方制藥公司的建立。

農戶種植紅豆杉,公司收購紅豆杉枝葉提取紫杉醇,雙方互惠互利推動產業發展——一切看似美好,卻不料屢遇波折。由于國際金融危機影響,公司在港融資遇到困難,加之基地原料供應不足、整體綜合利用率低、生產成本居高不下、技術人員不足,導致公司幾經股東變換,甚至瀕臨倒閉。

“最困難的時候,公司高管一年沒有發工資,招來的大學生當年就流失,資金都是拆借的。”李文建說,即使再困難,縣委縣政府、陳建平教授和公司都始終堅定信心,合力支撐公司渡過難關。2007年是關鍵之年。南方制藥公司通過大量技改,生產線工藝大力提升,原料基地也擴大到了3萬多畝;華閩、上海百靈的加盟,則使技術團隊和市場開拓人員不斷加強,目前公司專業技術人才占總人數的40%。

事實上,南方制藥發展有兩個至關重要的因素,一是基地建設,二是科技創新。紅豆杉基地有了穩定的產量,并為未來發展預留了空間;通過設立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和上海研發中心,與一大批國內外頂尖的專家合作,使紅豆杉的紫杉醇含量提高了5到10倍,并開發了一系列新產品。

擁有原料和科技優勢的南方制藥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成長為國內紫杉醇類行業的支柱企業,是全球紫杉烷類產品最重要的供應商之一,其生產的紫杉醇、多西紫杉醇和10-DABIII約占全球總量的20%,占國內總量的60%以上。去年,南方制藥產值突破2億元,稅收達到1600萬元。今年產值將達3.5億元,稅收3000萬元。

作為明溪紅豆杉產業當仁不讓的龍頭老大,南方制藥承載了明溪人的希望。在它的帶動影響下,2009年,又一家紫杉醇加工企業——紫杉園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成立。如今,明溪擁有從紅豆杉源頭到紫杉醇終端產品這一完整的產品鏈,成為全國最大的紫杉醇及紫杉烷類化合物的生產基地

南方制藥公司員工在壓縮鍋爐前查看鍋內情況(記者 林雙偉 攝)

一批農戶的富裕和一個縣域的希冀

“全縣目前依靠紅豆杉發財致富的千萬富翁有十多個,百萬富翁至少有幾百個。”作為“千萬富翁”中的一員,46歲的曾欽書站在自己260畝紅豆杉基地里,講述明溪農民的致富故事。

2000年,明溪農民響應縣里的紅豆杉產業化的號召,嘗試種植南方紅豆杉。短短幾年后,全縣3000多戶農民種植3萬畝的紅豆杉。

按照“公司+農戶”的模式,當時,明溪紅豆杉主要賣給南方制藥公司。

原本在城郊做點小生意的曾欽書就是最早吃螃蟹的人之一。“按照公司的收購價每公斤4元,枝葉根都可以,這錢好賺。”曾欽書和許多人一樣,積極參加縣里組織的種植技術培訓,嘗試種植并不斷擴大種植規模。短短幾年中,不少農民靠賣紅豆杉樹發了家,成了“百萬元大戶”。

致富路看起來如此順利。然而,隨著紫杉醇市場行情的變化以及南方制藥公司暫時陷入低谷,種植農戶心中沒底。“光靠賣給公司提純加工一條路,總是不夠保險,應該開拓出更多途徑。”先富起來的種植戶李水平、曾欽書等集思廣益,決定另辟外界市場,探尋多元化銷售路子。

2006年,李水平、曾欽書嘗試培養綠化苗并通過廣東的朋友銷售到該省作為公路、小區綠化樹,市場反響很好。很快,明溪紅豆杉在浙江、江西、黑龍江等省多個城市打開市場。

2009年,又一群外來推手把明溪紅豆杉苗木銷售推向一個新高潮。10多位來自“花木之鄉”漳平永福鎮的客商來到明溪,展開紅豆杉苗木“搜購”行動,利用他們強大的銷售網絡,將明溪紅豆杉苗木賣向全國各地。永??蜕踢€趁熱打鐵,在明溪一下“買斷”多個基地。在他們的助力下,明溪外銷紅豆杉苗木已呈供不應求之勢,種植戶因此獲利豐厚。

在此基礎上,當地政府引導發展出附加值更高的紅豆杉盆景和紅豆杉禮品、保健品等新產品,使紅豆杉產業鏈得以不斷延伸,帶動紅豆杉種植面積的不斷擴大和種植戶的增加,山坡上、田地里,一片片綠油油的紅豆杉林地都是金燦燦的財富。

“只有緊緊抓住當地優勢,不斷進行科技創新,一屆接著一屆干,才能打造出富民產業,走出縣域經濟的特色發展之路。”明溪縣委書記林斌說,如今,該縣紅豆杉種植戶達5000戶,種植面積5萬畝,全縣40%農戶與紅豆杉產業有關,年增加農民收入5億元。“紅豆杉產業不僅有龍頭企業帶動、有農戶積極參與,更有產業鏈的不斷完善和延伸,為我縣打造年產值百億的‘南方海西藥都’奠定了堅實基礎。”

上一篇:……
下一篇:……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Copyright ©2011-2012 福建華閩進出口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閩ICP備05007579號-1